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

当“白大褂”遇上“国旗红”,这是秋天最美的颜色

发布时间:2020-09-30 

这是不凡的一年

当“白大褂”遇上“国旗红”

这样的场景

更成了这不凡一年中的最美“注脚”

    

9月28日,厦门市海沧医院组织医务人员把国旗迎回家,这些国旗不仅将走进战疫医护人员的家庭,也将送给部分康复出院的患者,一起为祖国庆生,向伟大祖国致敬,奏响爱国主义的最强音。


说明: C:\Users\EDU\Documents\WeChat Files\wxid_cvpwrb6ao8cs21\FileStorage\Temp\588bc4d7d30f19ed1f9d1a3b41bc3bde.jpg

 

从始创于1898年的鼓浪屿医院算起,厦门市海沧医院迄今已逾120多年。该院一直以保障居民生命健康为己任,从2003年抗击非典开始,在每次国家抗震救灾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,总有厦门市海沧医院人挺身而出的身影。

    

在本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,医院党委先后组派5批次共34位医务人员前往一线。他们与全民共命运,攻难关、战疫情,在抗疫场上,遍洒汗水与心血,为具有百年历史的厦门市海沧医院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 

 

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

厦门市海沧医院先后派出

34名勇士奔赴抗击疫情一线

其中29人驰援武汉

5人奔赴厦门市定点杏林医院

    

你援鄂,我守厦

就让我们一起听听

医院3对“战疫”伉俪的故事

 

 

武汉欢送的场景此生难忘01



肖琦

(肾内科主治医师)

说明: C:\Users\EDU\Documents\WeChat Files\wxid_cvpwrb6ao8cs21\FileStorage\Temp\a8d86c73c3cc7f8d7d09b0ebdf9af22b.jpg


回想过去的这一年,身为医护人员,自觉无愧这一袭白衣。
    

去年10月,我背上行囊,远赴甘肃临夏支医1个月。出发前,我才得知,妻子王丽华——市海沧医院急诊科护士,怀孕了。
    

今年1月下旬,我又主动报名支援湖北。出发的时候,妻子怀孕5个月。



这是个艰难的决定。但同是医护人员,妻子深明大义。她告诉我:“你放心去援鄂,我这边还有父母帮忙。”
    

武汉有多么凶险,自不必说。但无论多苦多累,我每天也都要保持良好的状态,为患者提供专业医疗服务。
    

在武汉,我第一次为患者取核酸检测标本。患者是一位老人,老人用充满感激的眼神看着我说:“医生,你要小心点啊!”我心头一暖,忍不住眼眶湿润了。
   

疫情让我们在千里之外相遇,他们一个不经意间的眼神,一个动作,甚至是一个微笑,我都能感受到心与心彼此相连。
    

离开武汉的那天,武汉市民挥舞着小国旗欢送我们,那一刻的画面,至今在我的脑海里回荡。心中除了感动,就是满满的成就感,终于圆满完成了祖国交给我们的任务。

 

 

前线带回的国旗挂在卧室02



王春青

(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)


说明: C:\Users\EDU\Documents\WeChat Files\wxid_cvpwrb6ao8cs21\FileStorage\Temp\d91f628733950f0f38c7b310018b5071.jpg

去武汉支援,其实我做了最坏的打算。出发前的几天,我把银行卡、买的保险都写到纸上,交代给了爱人——市海沧医院消化内科副主任医师王道理。
   

老王年前申请到发热门诊支援了。大年初二,我回到岗位,主动请缨出征武汉。
    

其实,谁去谁留,我俩有过争执。但武汉最缺的是重症医学和呼吸科的医生,我更被需要。
   

 一到武汉,在同济医院光谷院区,每天工作基本就要12-14小时,不定时地和时间赛跑抢救生命,对于心理和体力都是极大的考验。不敢喝水,连粥也不敢喝,工作就垫着成人尿垫,就怕上厕所浪费防护服。
    

随着出院人数反超入院人数,一位我参与抢救的老人家,逐渐康复,在走廊上相遇时,老人对我说:“厦医生,谢谢您!”
    

因为我们的防护服上写着“厦门”,所以她叫我“厦医生”。是啊,“厦医生”,我们代表着厦门,完成了支援武汉的使命。而老王坚守发热门诊半年多,完成了留厦的责任。

    

我们的卧室里、书桌上,还挂着从武汉带回来的五星红旗。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,我们国家真是众志成城。

 

 

支援武汉是最无悔的选择03



李雯雯

(肿瘤血液科副主任医师)


说明: C:\Users\EDU\Documents\WeChat Files\wxid_cvpwrb6ao8cs21\FileStorage\Temp\1918c238d48180617433c832d0b555e0.jpg

我和丈夫郭东来,同在市海沧医院,他是普外一科副主任医师。我俩都是党员,也都是科里的骨干力量,在疫情面前,必须冲在前面。所以我们把孩子给父母照看,一起报了名。



医院综合考虑,我有更多重症治疗的临床经验,最终还是安排我奔赴前线。

 

    尽管我无数次想象过武汉场景,但身临其境,还是不一样。一线抗疫的工作也远比自己想象的更辛苦。

 

而我又是市海沧医院支援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医疗队的领队,要保护好队员们的周全。每天只能睡2-3小时,再加上当时防护服紧缺,一穿就是8小时,汗水常常顺着防护镜流到眼睛里,我也因此得了结膜炎。

    

眼皮肿、眼睛充血,尤其到晚上睡觉的时候,闭着眼睛都会感觉很刺痛。好在来的时候,医院的后勤准备了很多药。自己的胃也不好,所以每天上班前都是一边滴眼药水,一边吃护胃的药,确保以最好的状态投入战斗。

 

回厦门解除隔离的那天,刚抵达医院,我一眼就看见人群中,我丈夫举着我在武汉的工作照迎接我,那一刻真是太感动了。
    

今年的中秋遇上国庆,国泰民安,合家团圆。这不正是我们在武汉、在厦门,在每个坚守的岗位上为之努力的幸福吗!